骗面之词

再见之后,再也不见


首先说明我很讨厌和人撕,你们也不用撕我,这篇发完我不会再恢复任何评论直接卸载老福特,当初也是为了磕粮才下载的


这一次也确实下场怼了黑面的人,其实挺难过的,我来tag是为了磕粮的,不是为了和谁撕,我自己有时候也确实为了写文需要而黑巍巍,这时候你们在我评论里骂几句巍巍我都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我不能接受有人黑面面的时候,你们不是一致对外而是去黑沈巍,更不能接受你们为了是否黑沈巍而互撕,我是有点脆弱有点玻璃心,但这是巍面tag难道不应该是同时喜欢两个人吗?


我来tag比较晚,也是挺喜欢这里比较安静,我愿意做一个默默写文的小透明,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喜欢我也无所谓,但是最近这里的生态环境不适合我这种小透明了


没有不喜欢任何人,单纯的就是讨厌站队,本来想着等风平浪静了在继续写,但是想到看文的人或许曾经站过队,黑过巍或者黑过面,就没什么心情了


巍面是我磕的第一对CP,也是第一次为我喜欢的cp写文,我不是什么太太,本来不想说话,默默的来默默的走就好,想着也许还有几个和我一样只想默默磕粮的人,也就交代一声,不用再关注了,以后会不会磕别的cp我不知道,大概不会再写文了


不必劝我,骂我请随意反正我也不会再看


【巍面】小段子就是想洗个tag

巍巍面面都是我儿子!!!!







“放弃吧沈巍,我自己做过的事我自己承担,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我认了”夜尊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输了就是输了,他是输给沈巍不是别的任何人


可沈巍不愿放手,地星战败夜尊没死他本以为可以把弟弟带回家了,可海星鉴要求地星交出夜尊,他当然不能同意


“可你还是个孩子啊,你做的那些错事不过是因为恨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这一次我会保护你”


夜尊很感激沈巍还愿意保护他,可他却不愿意再做沈巍身后的跟屁虫了“我不是孩子了,早就不是了”


“我说你是你就是!我的弟弟我说了算!就算你做了错事又怎样?我还是地星的黑袍使,我的弟弟还轮不到别人来审判!”沈巍气急败坏语气算不上好


夜尊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家哥哥也会有不讲理的时候,着实有点吓到了“哦……”说完默默的站到了沈巍身后


沈巍对着一群海星鉴来谈判的,自不量力的老顽固就更没什么耐心了“我会关闭地海两星所有通道,两星从此再无联系,我的弟弟我自己会管,如果你们不同意,就留下来再也别想回去了”


黑袍使身上戾气四溢,吓得对面一群人忙不迭的点头


沈巍又收起煞气微笑着点头“那么现在请你们滚出地星”






【巍面】弟弟好凶哦(一发完)

沈巍跟夜尊回地星有一段时间了,地星如今有了光,也和海星再次签订和平条约,就是拿沈巍换,最后的最后夜尊虽然伤了沈巍,但终究他想要的并不是什么世界

他提出了条件,只要沈巍在地星一日,地星便一日不起争端,赵云澜自然是拗不过黑袍大人,被沈巍送回了海星

之后沈巍便留在了地星,起初他也不能确定夜尊到底是有什么企图,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似乎发现了一些事,让他安心的养起了伤

沈巍伤的太重,之前又淘换了能量,夜尊也没办法给他治愈,只能吃药加上那一点能量慢慢养

夜尊经常凶他,不吃药凶他,吃饭少凶他,穿的少凶他

反正啊,这个小别扭就是要把关心搞的苦大仇深的

“沈巍!你活腻了是吧!你再敢不吃药我就去打海星”

沈巍早就看透了他的小心思不就是想让他服个软嘛当哥哥的能屈能伸“这药太苦了”他皱着眉好像真的被药苦到了一样

夜尊被他哥哥大人的小表情给都笑了“黑袍大人也会怕苦?”

沈巍仰起头“你不也怕苦吗?”

这话顿时惹毛了夜尊“谁怕苦了!我才不怕!”说着一甩手走了

没过一会儿又回来了,凶巴巴的丢给沈巍一个小纸包,沈巍打开一看里面躺着几枚蜜饯

见沈巍抿着嘴笑了还不忘补一句“最好甜死你”

第二日,下人又送药来被夜尊拦在门外,他接过药碗对着下人问“这药真的很苦吗?”

下人也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选了个稳妥的答案“良药苦口嘛”

夜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药给我,你去拿些蜜饯来”刚要转身又补了一句“不许说是我让你拿的!”

屋里的沈巍根本没睡,对话被听了个正着,门被推开,沈巍又闭眼装起睡

夜尊见人还没醒悄悄嫌弃了一下“比猪都能睡”又轻轻的把药放下生怕将人吵醒了

等沈巍睁开眼睛又一秒换了脸“醒了就喝药别装死!”

沈巍端起药碗可怜兮兮的看了夜尊一眼,把夜尊看的心跳都漏了一拍,他气愤的朝沈巍凶“看什么看!今天可没有蜜饯!”说完转身逃也似的出了门

这些日子沈巍身子好了些,好不容易商量着夜尊这才答应带他出来坐坐,这小公园颇有些海星的样子了

夜尊把他裹成个球,丢在公园的椅子上,自己却被叫走处理公务去了

临走还恶狠狠的放话沈巍若是敢跑就去攻打海星,沈巍笑着保证他跑不了

见夜尊走了,实在有些热,就把外面套的呢子大衣脱了搭在椅子上和旁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那人笑着问沈巍“是你弟弟啊?真是个别扭的孩子”

提起夜尊沈巍也微笑着“是啊,别扭了好久了,可惜我才发现”

夜尊急匆匆的赶回来,路上遇见沈巍喜欢的饮品店还带了一杯回来

远远的看见沈巍脱了外衣,单薄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正和别人微笑着说着什么

他怒不可遏的离了老远就大吼着“沈巍!你找死是不是!”

沈巍被他吓了一跳,眨巴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夜尊没好气的把衣服给他穿回去“你别拿对付赵云澜那一套对付我!我可不吃!”

沈巍失笑,知道他是关心自己,这别扭的孩子还是没学会怎么关心别人

见他手里捧着喝的,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这是给我买的吗”

“你想的美!谁给你买了,是我自己想喝!既然你喜欢就赏你了”

“面面明明不喜欢这个口味的”沈巍喜欢看他被戳破小心思时生气的样子,越看越可爱

夜尊果然起鼓鼓坐到椅子上“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是啊沈巍是怎么知道的呢?大概是那时候夜尊担心沈巍寻死,所有进沈巍嘴里的饮食都要先尝尝,这个饮料就是海星的茶,凉了便不好喝了,沈巍要了来喝夜尊偏要先尝一口,喝完偷偷吐了,他以为沈巍没看到

想想那人皱着眉头呸呸呸的样子,沈巍现在还能笑出声来

他忍不住上翘的嘴角再次惹怒了夜尊“你笑什么笑!呆够了就赶紧回去!”

沈巍赶紧告饶“好好好是哥哥错了,就再让哥哥呆一会儿”

夜尊撇撇嘴“你何时错过?”

沈巍喝了一口茶,还是热的,这人只怕是一路跑回来的,额头上都见了细密的汗珠

“从一开始便是我错了”

夜尊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不肯让人看见他红了的眼圈“本来就是你错了!”

沈巍从后面拥住他“好~是我错了,那为了惩罚我,这么难喝的饮料就都给我喝”

夜尊被他气笑了,转过来没好气的说“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回去慢慢喝!”

说着搀起沈巍要带他回去了,沈巍一手端着茶一手被夜尊扶着“你慢点,哥哥走不快”

又换来那人不耐烦的一句“天都要黑了你还磨磨蹭蹭的!”嘴上说着脚下却放慢了步子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重叠,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活着,有时候觉得活着不过是习惯而已


【巍面】舍不得完结


夜尊最近闹脾气闹的厉害,那天之后说话多了,就是闹的沈巍束手无策,他本就不擅长哄人,又怕猜不准夜尊的心思惹的人不高兴,他觉得自己急需一台读弟机


今天说不想喝粥也不想吃面,想吃城北的糕点,沈巍想去给他买,又不准沈巍离开


拜托了赵云澜帮忙买来,小祖宗又发了脾气,不肯吃赵云澜买的东西


一会儿不知想起什么委屈的事就要把沈巍往门外赶,真的出去了他又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


沈巍好不容易又找回了做哥哥的本能,夜尊吵他闹他耍小脾气他都可以哄,只要人不闹着要走就好说,就是怕让他受委屈,每天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夜尊也是怕闹的狠了真的没办法收场,不过利息还是要收的,实际上这个傲娇的小家伙就是猜到了沈巍已经知道了万年前的事,担心沈巍过于自责所以给他找点事做,免得沈巍总是盯着他的身体伤春悲秋


因为这个小作精沈巍最近确实忙的焦头烂额没时间自责了,可这作人也是需要精力的,夜尊这身子实在有点负担不了,这不累倒下了


这一早起来就发现不对劲了,沈巍醒了照常把人拉进怀里抱一会儿,往日里这小作精都是推开他翻个身给他个后脑勺,等着自己再把他拉进怀里,再推开,每天早上都玩的乐此不疲,若是沈巍被推开了没有死皮赖脸的跟上去就会惹的小作精一天不理人


今天把人拉进怀里竟然没被推开,小东西反而往他怀里蹭了蹭,沈巍轻唤了两声也就听到人哼唧了一声就没动静了,沈巍忙又把人拉出来细细的贴着额头发现温度有些高


他现在身子弱,医生说西药本就伤身,能不吃就尽量不吃,平时都是喝中药调理,现在现去找退烧的方子也来不及,只得先物理退烧,找来白酒给人擦了身子又捂上厚厚的被子,贴了退烧贴,沈巍又上了床把人抱紧了


夜尊本来是想着让沈巍少自责些,这一下反倒更自责了,3分钟贴一下额头5分钟叹口气,紧张的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电话打的医生都要崩溃了,本来沈巍想让医生到家里来看看好好的怎么就发烧了呢,医生说轻微有些发烧是好事,说明他的抵抗力在逐渐恢复,先物理降温就可以,不用太紧张,过了一会儿沈巍见温度没下来又给医生打电话,医生安慰了沈巍一番,让他耐心等等,这一早上都给医生打了5通电话了


这温度好不容易是降下来了,沈巍已经急的一头虚汗了,见情况稳定了这才有心情去做早饭,给人煮了些粥端进来


夜尊也醒了还是有些难受委屈巴巴的要沈巍抱,沈巍心疼搂着人


夜尊抱着沈巍的腰摸到沈巍背后潮乎乎的衣服有些心疼了“哥哥,我以后不闹了,好好吃药好好喝粥,不会再生病了,你别怕”


他如此乖巧了沈巍便更心疼了,抱着人的手又紧了紧“不怪你,都是哥哥不好,没照顾好你才让你又生病了”


这之后夜尊真的不闹了,喝药的时候不会像从前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躲着药碗,吃饭也不挑食了沈巍准备什么就乖乖吃什么,吃饱了就乖乖窝进沈巍怀里睡觉,也不用哄了


弟弟乖巧听话沈巍虽然省心了不少,愧疚心却一日重似一日


夜尊也看的出来,沈巍经常在他睡着后一个人在阳台上吹冷风,要么就是盯着他看一看就是一夜


沈巍这个样子让夜尊怎能不心疼呢,他放在心窝窝里一万年的哥哥,怎能忍心他如此自苦,可他也想不出办法,他这身子一日不好,只怕沈巍一日就走不出来,也只能把沈巍看的更紧了不让他有时间自己胡思乱想


夜尊千防万防也还是没防住沈巍自残,上次生病着实吓了沈巍,思虑良久他终于决定给夜尊的药里加心头血,虽然有被夜尊发现的危险,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这一碗加了料的药夜尊只闻了闻便察觉到了不一样,他不动声色的喝了,哥哥已经放了血,他若不喝难道让哥哥把心头血倒了不成,就算再心疼也得忍着把药喝了


那天夜尊喝了药便抱着沈巍不撒手,愣是抱了一宿没让沈巍动,好好的睡了一宿第二天沈巍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精神也好了很多,夜尊这才放手


晚上沈巍熬好了药正准备再次放血,手里握着刀还没来得及下手就听身后噗通一声,夜尊走的太急腿一软摔在了地上,沈巍吓得手里的刀都没放下就跑过去扶


夜尊气的脸都白了“沈巍!谁准你伤害我哥哥的!??”


这一句说的沈巍有点懵“我……我……”


夜尊见他不说话抢过他手里的刀“你再伤我哥哥,我就欺负你弟弟!”


这下沈巍总算反应过来了“别,面面你快放下刀别伤着了”


夜尊不依不饶的“那你以后不准伤我哥哥”


“好好好都听你的,哥哥错了,你乖,快放下刀”


夜尊这才丢了手里的刀伸手让沈巍抱,沈巍把人抱起来,抬脚又把刀往远处踢了一脚,这才转身往屋里去,直到把人放回床上还心有余悸,反复检查着有没有哪里受了伤,有没有摔疼了哪里


夜尊按住沈巍的手“我是受了伤”


沈巍急了“伤哪了面面?你快告诉哥哥!”


“伤心了!哥哥知不知道我会心疼啊?你竟让我喝你的血!那是哥哥的心头血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喝一口心有多痛?”


沈巍将人搂进怀里“对不起面面,对不起,是哥哥错了,哥哥只想着自己,没考虑你的感受,再不会了,你原谅哥哥这一次好不好”


“那我要吃城北那家糕点,不要赵云澜买的,你也不准去”


“啊?那……”沈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笨蛋哥哥!你就不会叫个外卖吗!”


“这个……哥哥真不会”说完又赶紧补充道“哥哥可以学!现在就学!”
















巍巍表情失控!大型OOC现场😂😂顶锅盖逃跑!!

请自行脑补字幕,巍巍表情管理失控😂😂😂

Miakos:

新一波双狼组真狼素材集

白狼:Affinity
黑狼:Athen
   它们是一对夫妇,白狼是女孩,黑狼是男孩。但是在这对关系里白狼占主导位,她经常教导黑狼一些事情。它们称为,双A组。

各位太太们尽管拿去画画!!


仿佛看到我儿子😂😂

Miakos:

一些双狼组真狼素材参考图,有没有太太拿去画画!!!
也可以当代餐嗑一嗑,很香的!
p9.p10是一组情头(确信